成长

来源:2019年03月22日字体:

有个画面一直难以忘记,像是永久定格在脑际间,时不时跳出来,一如昨日,清晰如故。

那是我早年初次离开家乡,远去千里之外的工厂,在老家县城车站和父亲告别的一幕。时间过去快三十年了,父亲已步入老年,自己也进入中年,时间把我们各自推上了另一个舞台。父亲当年在车站留给我的印象是:他干涩疲乏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复杂情愫,是至今我与父亲在情感的纽带上,如藏在石头里的坚硬,体味到的却是难以割舍的父子之情。

小时候,家里穷困,重担似乎压在每个人的身上,家中少有欢乐。时常面对的是父亲的呵斥声、责骂声。而孩子中就数自己淘气,往往不经意就惹出好多事,随之而来的是父亲的巴掌和棍棒,每次挨打后不思悔过,依然我行我素,不曾改过。那时,除了种地、干农活像个父亲的尾巴外,平时见了他躲得远远的,直到我长大成人。

父亲一次反常的现象,让我有了疑惑。当知道我被招工时,那天天色已是黄昏,家里吃完饭,晚上从不生火熬茶的父亲,突然在屋子的台阶上,一个人熬茶喝了很久很久。

其实对于我招工,家人有喜有忧,远在千里之外,是苦是好,一切未知。虽说离开了土地,弃农从工,父亲是怎么想的,我不得而知,那些天,父亲看我的眼神不一样,可是我们之间习以为常了,没有过多的去想。

是父亲和堂弟送我从老家到县城,一路上,感觉父亲有话想对我说,始终和先前一样,没能说出什么,直到在车站,他和堂弟帮我收拾好行李,我坐上车,离别的那一刻,在车窗外看到了父亲。人群中,他踮着脚尖,单薄的身子,半张着嘴,目光焦急地盯着我,那一瞬间,他的眼神是急切的,似乎很着急,又有安慰,还有很少看到的温和与不舍……父亲始终没有说话,就那样一直看着我,仿佛有许多的叮嘱。短短不到一分钟,我也紧紧盯着他的眼神,有种吃惊,突然感觉到他的不一样,也是从未见过的神色。这就是我贫穷而冷漠的父亲,突然给即将远行儿子的一种神情流露,他如此脆弱,说不清的酸涩从心底泛起,一种不舍的情绪笼罩了我,我没有躲避他的目光,在车子启动的一刻,我不由自主在座位上站了起来,向他使劲挥手,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。一种复杂又亲近的感觉霎时涌上心头,眼泪慢慢模糊了视线。

父亲的眼神,让他慢慢走进了我的心里,少了对他的冷漠、埋怨、猜测,细心品味他的辛苦,他的劳碌,他的不易。

直到我也做了父亲,直到自己要送女儿去外地上学,和女儿分别时,面对女儿,许多欲说还罢、十分不舍与担忧的各种情愫涌上心头,猛然想到了父亲送我时的眼神,才真正理解了父亲那时的心情。懂得了一位父亲面对日渐长大、即将远去的孩子,却又不能给他任何帮助,甚至精神上的宽慰和交流,那种失落和不舍的纠结,是不能用言语表达的。

不养儿不知父母恩。小时候的任性,对父亲的冷漠以及各种不屑的想法,一度把父亲置于自己的生活之外,毫无顾忌父亲的感觉,甚至越走越远,那种面对父亲所表现的倔强、执拗,生硬,使我们很少有语言上的交流。细细想来,和父亲促膝而谈的时候太少了,即便探亲期间,几乎是和母亲、姊妹及邻家人说说笑笑,全然不顾父亲的感觉,总是把父亲放在一边,很少跟他主动说起自己的一切。当自己有所醒悟时,如今,父亲老了,他的言语更少了,看着我们只露出微笑的眼神。

自己很难走出父亲的影子,常常因琐事和女儿争执,甚至毫不妥协地让女儿按自己的意愿做一些事时,女儿的不愿和倔强,几乎是自己小时候面对父亲的翻版,多么相似!可是一意孤行,不思改变,从未尝试沟通、交流,以致常常发生矛盾,互相倔强的我们从不检讨各自的不足,矛盾时时起伏,多是不快。

因为要赶车,一大早就得和女儿告别,天还早,不忍打扰女儿。当时,天空繁星如密,校园内寂静无声,自己徘徊在女儿宿舍楼下,抬头看着她漆黑的房间,想象她熟睡的样子,想象她在家的一切,心里莫名地情绪低落,牵挂、爱怜瞬间涌上心头,真是五味杂陈,难以平静。最终拟制住波澜起伏的情绪匆匆而去,一路无语。

孟非有句话:“小时候,父母带着孩子成长;父母老了,孩子要带着父母成长”。在一定的情感上,我怀疑,父母和孩子之间很难有真正意义上的长大,不管孩子多大,性格如何,在父母眼里永远是孩子。


作者:吴万先 责任编辑:黄鹏

嘉峪关日报
官方微信

嘉峪关新闻网
官方微信

股票配资门户-炒股配资平台-网上配资服务平台-配资平台-融邦智配配资